鍏ㄦ枃鎼滅储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综合新闻

愿得此生献基层——冷水江市人民法院副院长、我校校友李旭娇自述

作者 : 编辑 : 来源: 发布时间 : 2007-05-31 00:00:00 点击量:

编者按:5月23日,首届“湖南省扎根基层建功立业优秀高校毕业生”事迹巡回报告会在我校召开。冷水江市人民法院副院长、我校84级原法律系毕业生李旭娇作为代表深情讲述了自己扎根基层、服务人民的感人经历。

我是农民的女儿,1984年高中毕业进入新太阳城 - 在线法律系学习,1988年6月,我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留到大城市工作完全不成问题,但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回家乡,选择了生我养我的冷水江,成为基层人民法院的一名普通法官。

当时法院领导考虑到我是女同志,又是法律本科大学生,把我安排在机关工作。可在农村长大的我,认为农村更需要法律的浇灌,农民更需要法律的保护,因而主动要求去了条件艰苦的同兴法庭,成了迄今为止我们法院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在乡下法庭任职的女法官。

同兴法庭地处山区,辖区广,社情复杂,纠纷多,经济文化落后,而法庭只有我和老庭长两人,我们每天翻山越岭,走村串户,调查取证,调处纠纷。当时法庭条件特差,没有电话,没有交通工具,办案主要靠步行。后来条件改善,也只是有了一辆自行车。现在想来,的确艰苦不堪,有时外出调查,赶不上吃饭,一包饼干或一袋方便面成了我的常备之物,甚至饿肚子也是常有的事。为了平息矛盾,我们苦口婆心,不厌其烦地向当事人宣讲法律,以至回到家都不想再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如果遇上急案难案,我们就没有了八小时以外,没有了星期天,往往得住宿农家,白天黑夜连轴转。

尽管如此,我并不后悔我当时的选择,相反,在成天的奔忙之中,我体味到了许多在机关无法体味到的东西。

在基层工作,我给自己约法三章:第一,不轻视小额案件的审理,因为小额案件、简易案件往往涉及到普通百姓的切身利益;第二,不轻视弱群体,公平对待每一个当事人;第三,不轻视当事人的任何权利,充分尊重当事人的尊严和利益。2000年底,我到一个村里办案调查,无意中得知一位老农被人骗走400元钱。当时我想,案情虽不大,但对于这位老农来说,可是数百元血汗钱!我当即帮助老农办理好有关法律手续,并在最短的时间内审结该案,为老人挽回了经济损失。老人感激涕零,颤微微要给我下跪,我赶紧拉住老人的手,望着老人满脸的皱纹、花白的头发和那弯曲的腰身,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父亲的身影,禁不住热泪盈眶。事后,我在日记中写道:群众利益无小事,老百姓的事情大如天。让更多的人享受生活的祥和与宁静,是我的责任,再苦再累我也心甘。

在基层法庭摸爬滚打了6年后,我调到经济庭工作。由于工作原因,经常出差办案,少则三五天,多则十天半月,有时甚至呆上一、两个月。2000年的夏天,有一次,我9岁的孩子正发高烧,丈夫也出差到了长沙,而一件急案需要我马上赶往怀化,怎么办?一边是我割舍不下的孩子,我多想留下来陪伴在他身边照顾他,让他感受到母亲的挚爱和家庭的温暖;可一边又是心急如焚的当事人,稍纵即逝的战机。我稍做思考,到医院开了些药,咬咬牙将孩子托付给了邻居。办案回来,仍在发烧的孩子哭着对我说:“妈妈,你可回来了,我以为你再也不要我了,我的头还痛呢。”我紧紧抱着仍在病中的孩子,哽咽无语。

1995年经医院检查,我患有乳腺疾病,由于工作太忙,我根本无暇顾及,手术时间一拖再拖,直至医生警告有恶变可能时,我才请假做了手术。在拆线的第二天,我顾不上办出院手续,又坐在了庄严的国徽下开庭审案了。在经济庭工作的8年期间,我东奔西跑,南征北战,足迹遍及全国18个省市,行程25万多公里,共审结各类经济庭纠纷案件608件,为当事人挽回经济损失2600多万元。

2001年初,院里安排我到刑事庭工作。在刑事庭工作的几年里,共审理刑事案件400多件,无一件重大改判,无一件错案,无一件上访缠诉案件,无一件超审限案件。案件审判质量得到了上级法院的充分肯定和好评。

2003年10月,我被任命为冷水江市人民法院副院长。随着职务的升迁,我肩上担子更重,责任也更大了。在工作中,我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除了认真抓好分管庭室的工作之外,几年来,还亲自审理重大疑难案件76件,负责处理老大难涉诉上访案件18件。

2003年6月,市检察院经过侦查、指控一个企业的6名干部私分公款20余万元,定性为贪污而提起公诉。我经过庭审发现,根据被告人提供的相关证据,他们有权处理企业的利润,可以得到高额奖金,属正常的民事法律行为,应当依法宣告无罪。而公诉方坚持有罪指控,我先后3次与他们交换意见,可他们不以为然,还以为我接受了被告人的好处,故意在审“关系案”。我顶着压力,拿着法律条文、司法解释向控辩双方解释,最终被告人还是被依法宣告无罪。被告人走到我的面前千恩万谢,说我终于还给了他们一个清白。其实,在法制社会里,如果法律没有给他们讨回公道,在他们心中就会留下深深的伤痕。伤害了一个当事人,就多了一个不相信法律的人;而维护了一个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就会增加一份人们对法律的信赖、对法院的信任和对社会的信心。

2000年,我受一原告青海工程机械厂诉被告冷水江市矿业开发公司、冷水江市地质矿产管理局购销合同货款纠纷一案。原告想到自己是来自万里之外的他乡,本地法官胳膊肘肯定不会往外拐。为“疏通关系”,原告的代理人给我送来4000元钱“意思意思”。从法律上讲,原告有百分之百胜诉的把握,但是,我坚决拒绝了他的“意思”,并郑重告诉他们:“你们千里迢迢来冷水江打官司,好好休息,至于案件,一定会公正处理”。被告却认为自己是本地的机关单位,冷水江的法官还会把塘里的鱼往河里赶?根本不把还债当一回事。市民也高度关注,议论纷纷:看李旭娇怎么审理这个案件!通过审理后,我依法作出了公正的判决:由两被告偿付青海工程机械厂货款和运杂费56万元,并承担利息和全部诉讼费用。当原告的代理人来提取纠纷款时,又一次拿出一沓钱恳切地说:“李法官,这点钱是我们的一片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我笑着对他们说:“我绝对不能收你们的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事后,原告的代理人感慨地说:冷水江的法官,不搞地方保护主义,维护法律尊严,真是铁肩担正义,公平竞风流。

回顾近20年的法官生涯,我只是在平凡的岗位上做了一些平凡的事情,但党和人民却给了我很多荣誉:我先后被评为“冷水江市十佳公仆”、“娄底市人民满意政法干警”、“湖南省优秀女法官”、湖南省“三八红旗手”、“湖南省人民满意好法官”,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先后授予我“人民满意好法官”、“全国法院模范法官”光荣称号。

(来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