鍏ㄦ枃鎼滅储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子风采 >> 正文
学子风采

陈君君:为父亲撑起一片天

作者 : 编辑 : 来源: 发布时间 : 2012-06-27 00:00:00 点击量:
  • 陈君君悉心照顾父亲
  • 陈君君告诉父亲考研成功

     学生记者 张灿强

“爸爸,我考上啦!”

陈君君一路小跑,回到东青教师公寓,把跨专业考研成功的消息告诉给父亲。

她在纸上写下这几个大字,拿给父亲看,对着口形,一字一句地说:“我没辜负您的期望!”

父亲陈善民哽咽了。他听不见声音,也说不了话,只能频频点头。在这不足十平方米的屋子里,浓浓的亲情在流淌……

这一刻,父女俩都表达着难以抑制的兴奋。

这一刻,他们分享着成功的喜悦,忘记了一路走来的艰辛。

            “有爸爸,才算有家”

 陈君君是我校兴湘学院2008级英语1班的学生。

在她2岁的时侯,父亲患双耳侧听神经瘤,做过三次开颅手术,留下了失聪、面瘫、小脑受损等症状,逐渐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母亲在她6岁时,悄然离家出走,杳无音讯,留下父女俩相依为命。

去年,陈君君把父亲接到了学校。

照顾父亲、努力学习,同时跨专业报考本校行政管理专业的研究生。她的时间被安排得紧紧的。

下课后,陈君君总是跑着回家,赶着做饭。父亲小舌坏死,往往吃一半掉一半,一顿饭要花一小时。冬天冷,菜容易凉,陈君君便把一顿饭分成两次做。

父亲眼睛合不拢,陈君君担心父亲的眼睛被灰尘感染,就趴在床上给他点眼药水,每天至少3次,从未间断过。

 听说按摩能疏通血管,她每天用温水给父亲洗脸,晚上还帮父亲擦活络膏,做按摩。

夜深人静时,陈君君眼睛“睡”了,但耳朵还“醒”着。一有动静,她便爬起来,搀父亲去厕所。陈善民大小便失禁,时刻需要照顾。

20年前,医生说,得这病的人身体机能在衰退,顶多能活3年。没想到的是,陈善民却奇迹般的多活了19年。

在陈君君悉心的照顾下,陈善民的身体比以前好多了,可是,心理压力却大了。他想到了轻生。

“我快毕业了,爸爸觉得他的任务完成了,不想再拖累我。”只有女儿才能读懂父亲的心。

陈君君动情地劝慰并开导父亲,父女相守才是家,才能有幸福和快乐。

“我和爸爸是一个整体,他就是我的生命”,开朗乐观的陈君君笑着说,“有爸爸,才算有家。”

 陈君君并不是一开始就把父亲带在身边。

2008年冬天,陈君君突然接到老家打来的电话:“你爸病倒了……”

她马上请假回家,想把父亲接到学校。可是,父亲直摇头。父女俩平日里培养了默契,通过简单的手势就能交流。女儿“听”懂了父亲的话——一心读书。

上学期间,陈君君时刻牵挂着父亲,经常回家探望。 

2010年寒假,陈君君匆匆往家赶。刚进村,远远地便看到父亲一个人呆呆地坐在门口。那消瘦而孤独的身影让君君难以控制情绪,眼泪“刷”地流下来。

“爸爸看见我流泪,那得多伤心。”陈君君低下头,用手擦,可越擦越多,泪怎么也止不住。

越走越近。看着胡子拉碴的父亲,陈君君心里难受极了,不断自责:“当时真傻,早把爸爸接到身边照顾就好了……”

2011年初,在陈君君的坚持下,终于把父亲“搬”到了学校。

 陈君君肩上背着包,脖子挂着包,左手提袋子,右手拖箱子,每走一小段路,放下东西,再折回去搀爸爸。

身上全是包,陈君君一段一段地挪,一点一点地搬,每一步都是那样的沉重。平日很快就能走完的路,这一次不知走了多久。

累了没处坐,苦了没人说。陈君君用瘦弱的肩膀扛起这一路的疲惫与辛酸。

“一想到能和爸爸在一起,再累也值得”,陈君君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在班主任夏爱丽的帮助下,陈君君租了间便宜的房子,夏爱丽还为他们添了电视、电磁炉、洗衣机等家用电器。陈君君所在学院得知她的情况后,为她提供了房租、生活补贴等共计7000元。一年多了,陈君君努力为父亲营造一个温暖的家。

今年的春天来得迟,低温、阴雨不断。陈善民穿了3件毛衣,还是手脚冰凉。这可咋办呢?陈君君几乎跑遍了市里所有的店铺,给父亲买了件“最厚”的羽绒服。

陈善民指了指女儿的衣服。君君便轻松地说:“我不冷啊。”

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她身上穿的还是四年前的衣服。

天气越不好,陈善民的身体状况越糟糕。陈君君给父亲换洗裤子一天多达5次,每次两三条。裤子不易干,她就用电吹风烘烤。

路过她家的同学看到满阳台的裤子,心生疑问。

“我懒呗,裤子都堆到一块洗。你可别学我啊”,陈君君嘻嘻地笑。

                   “昂起头,便是晴天”

在陈君君家里,记者看到了她的床,满是惊讶与心酸。

 1米多宽的阳台上,两块木板、一张凉席。陈君君就在这里打地铺。白天,把席子立起来,阳台又成了厨房,可以炒菜做饭。

露天的阳台,风雨刮进来怎么办?

“也不是天天刮风下雨”,陈君君笑着说,“每个晴天的日子,我都会沐浴到明媚的阳光。”

夏爱丽为有这样乐观的学生感到欣慰。她告诉记者:“开学报到时,别人都是大包小包家长送,而陈君君就一个人,独立,开朗,给我留很深的印象。”

 第二天,学院督查队招新,这是一个勤工助学的岗位。夏爱丽动员大家,“工作虽然辛苦,也是锻炼自己的平台,每个月还会有工资。”

 四个班一百多人,只有坐在后排的陈君君高举着手,“老师,我不怕累,不怕苦!”

为了能上大学,她可吃了不少苦。

 高考成绩不理想,陈君君不想读书了,想早点打工挣钱,为父亲治病。但这可气坏了父亲,“长这么大,爸爸头一次跟我生气,他希望我能迈入大学的校门。

但是,一万多元的学费谈何容易?父女俩找亲戚借个遍,还没凑够。

陈君君便在快餐店当服务员。6点上班,21点下班。端盘,擦桌,洗碗,送外卖……2个月下来,她又黑又瘦,但拿着报酬,心里甭提多美了。

上了大学,陈君君更忙了。除了学习、照顾爸爸的压力外,陈君君还同时做促销、家教、发传单、勤工俭学等兼职。20多岁的女大学生,一个人撑起了一个家。

 陈君君的内心难免充满矛盾。她在日志中写道:“为什么我要比其他人面对更多的困难?我快受不了……我无法改变但不想崩溃。所以,我必须坚强面对,必须打起精神……昂起头,便是晴天!”

今年4月,胡志鹏的事迹传开后,陈君君对他充满牵挂,佩服他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依旧坚强与乐观。

父女俩还为他捐款,并委托孝行协会志愿者带去一张贺卡——“志鹏,加油!祝福你!”

短短七个字,在女儿的帮助下,陈善民写了好多遍。

汶川地震时,陈善民就把积蓄的1000元捐出。“当时领导因爸爸生活困难拒收。爸爸执意捐,表示‘国家的困难才是真正的困难!’”陈君君回忆着。

 受父亲影响,陈君君心怀感恩,常用阳光般的爱温暖身边的人。

2008年10月的一天,早晨5点,兴湘宿舍3栋203寝室。陈晓晓突患肾结石,剧痛难忍。陈君君一个人搀扶她,坐上车,赶往湘潭市二医院,整整忙了一天。

2011年12月,在图书馆6楼自习室,正在看书的罗林突然晕倒。救护车赶到后,陈君君拿出仅有的300元递给罗林的同学,垫付医药费。

而陈君君与罗林素不相识。罗林是长沙医学院学生,和同学在湘潭实习,请了假,特地来我校图书馆看书备考。

第二天,陈君君还到医院看望罗林。得知他因心理压力大,突发癫痫,陈君君就以自己的处境,鼓励他坚强、乐观,“挺过去,前面就是艳阳天!”

“君君热情开朗,笑容像和煦的阳光,感染着你跟她一起奋斗”,刘花云跟记者谈起了与陈君君备考的日子。

天晴时,她俩经常一起去图书馆复习,互相鼓励。天冷了,陈君君就回家,一边照顾爸爸,一边看书。

去年冬天,正是考研的关键时期,天气格外阴冷。长时间泡在冷水里洗衣服,再加上阳台寒气重,陈君君发了高烧,引发肠炎,身体状况不佳。

“不能放弃,为了爸爸,一定要挺住!”陈君君咬牙坚持。现在,她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目标。选择在校读研,也是陈君君希望有更多的时间来照顾父亲。

 陈君君还有一个简单又执着的愿望:“希望我爸和其他人的爸爸一样,能陪在子女身边几十年,见证儿女的成长,享受天伦之乐。

(来源:新太阳城 - 在线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