鍏ㄦ枃鎼滅储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子风采 >> 正文
学子风采

绝不言弃:求学路上,唱响最执着的生命壮歌

作者 : 编辑 : 来源: 发布时间 : 2009-07-02 00:00:00 点击量:

周君出生7天,就失去了母亲,不久,父亲娶了继母。8岁时,父亲病故,继母也弃他而去。周君成了孤儿。爷爷、奶奶因抚养周君遭到叔叔、婶婶的遗弃。20多年来,周君捡垃圾,做家教,自立自强,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承受生活的苦难。信念犹如一盏寒夜温暖的明灯,照亮着他为之奋斗。2003年,周君考入新太阳城 - 在线。2007年9月,周君被保送为中科院硕士研究生,师从工程院院士张懿。2008年12月,周君被推荐免试攻读中科院博士学位。在艰难的求学路上,周君谱写了一曲催人泪下的生命壮歌。

                          厄运连连,苦痛中未来的路在何方

沈丘县位于河南省东部,属于国家级贫困县。1985年一个寒冷的冬夜,周君在这个贫困县付井镇的一个穷苦小村里呱呱坠地。周君的出生,给这个苦难的家庭平添了几丝短暂的喜悦。当一家人还来不及为这个小生命的诞生庆祝时,厄运便已经悄悄袭来。11月13日,也就是在周君出生后的第7天,母亲突发疾病,离开了人世,撇下了嗷嗷待哺的周君。

俗话说,“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在周君的母亲去世后,邻居一谈到幼小而可怜的周君都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这娃实在是太可怜了!”大家都劝周君的父亲周明亮再娶个媳妇。1986年年底,在好心人的撮合下,周明亮与镇上一位名叫王艳勤的农家女孩再婚了。

然而,父亲的再婚,并没有给年幼的周君带来些许母爱和温暖,继母对周君并没有倾注太多的疼爱。1987年年初,奶奶张兰枝将周君接到了自己身边。从此,周君与年迈的爷爷、奶奶三人相依为命,艰难度日。

爷爷、奶奶抚养周君的事,引起了周君的叔叔、婶婶的强烈不满,他们认为周君的爷爷、奶奶偏心,扬言以后不会赡养他们。从此以后,周君的叔叔、婶婶再也没有与他们有过往来。原本血脉相连的亲情骤夜间发生了巨大裂变,张兰枝感觉生活的压力就像一座沉重的山正向她压过来,让她喘不过气。

三间土房、三亩薄田,便是这个苦难家庭的全部家当。周君的爷爷一直有病在身,患有严重的支气管炎,干不了很重的体力活。于是,全家的重任就落到了奶奶一个人身上。

由于没有奶吃又缺乏营养,周君面黄肌瘦,身体非常虚弱。张兰枝看在眼里疼在心坎上,她总是抚摸着周君的脸颊情不自禁地说:“奶奶对不住你啊。”买不起奶粉,张兰枝就将白米熬成糊糊,一勺一勺地喂给周君吃。那时候,对于周君来说,最奢侈的“待遇”就是能够在糊糊里加一小勺白糖,然而,周君却吃得心满意足。隔壁刚刚生了小孩的王阿姨见周君太可怜,就主动给周君当起了义务的“奶妈”,经常将奶水喂给周君。

在奶奶的悉心照料下,周君一天天长大,一转眼便到了8岁。也许是命运的捉弄,灾难再一次降临。1993年9月,周君的父亲周明亮因积劳成疾患上肝硬化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由于从小就没了父母,周君遭同龄人的欺负那是家常便饭的事。有一次,周君与邻居家一位比他还小的小孩一起玩耍,因为对方取笑他是没人要的孩子,双方吵得面红耳赤,继而扭打了起来。小孩的弟弟马上回家告诉他父亲。小孩的父亲立马赶了过来,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了周君一记耳光,“小兔崽子,你这个没人要的‘东西’,还敢欺负人。”随后,孩子的父亲将点燃的烟狠狠地烫在周君的脸上,当时,周君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痛。

那天,周君很晚才回家,一个人躲在草垛里偷偷地流着眼泪,喃喃自语:“爸爸妈妈,你们要是活着该多好啊!”单薄的衣服包裹着他瘦小的身躯,寒风中,他的全身瑟瑟颤抖着。

“没人要的野孩子!”这句话深深刺痛着周君幼小的心灵。那时他盼望自己尽快长大,长大了就不会被人欺负。

然而,未来的路又将在何方?

岂能轻言放弃,绝境中唱响生命的壮歌

为了给周君的父亲治病,家里花光了仅有的一点积蓄,而且还欠下了沉重的债务。周明亮病逝后,给周君家借过钱的邻居、亲朋经常上门催债,这个原本贫苦的家庭几乎陷入了绝境。

1991年8月底,看着与自己同龄的小孩都已经做好上学的准备,周君心急如焚,哭着对奶奶说:“奶奶,我要读书……”张兰枝心急如焚,心里却是隐隐的痛。“这孩子已经够苦的了,我不能让他再受苦。”然而,不说供周君上学,就连下一餐的粮食在哪里,心里也没个底。即便如此,张兰枝还是搂着孙子坚定地说:“奶奶拼出老命也要让你读书!”

平时周君都习惯傍晚的时候找奶奶,在他心里,奶奶是最亲最疼他的人。那一天,张兰枝很晚了还没回来,周君一边哭着找奶奶,一边大声呼喊:“奶奶您在哪里?您快回来啊!”当张兰枝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时,周君开心地笑了。看着奶奶挑着满满的两担废品,周君明白了一切:“奶奶是去捡垃圾了。”顿时,两行酸楚的眼泪沿着他瘦削的脸颊大颗大颗地滚落了下来。1991年9月1日,周君迈进了付井镇中心小学,开始了他的求学生涯。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看到奶奶捡垃圾能够卖钱,正在上小学三年级的周君也萌发了捡垃圾的想法,他天真地认为,“捡了垃圾卖了钱就可以读书了。”但捡垃圾,对于这个瘦弱的孩子来说,依然是一条艰辛的坎坷之路。

最初,周君总是在镇上堆放垃圾的地方用手一点点掏开生活垃圾,捡拾能够卖钱的废品。垃圾发酵后散发出的恶臭味,让周君几乎窒息,浓烈的气体刺激他眼泪直往外流。周君总是一只手捂着鼻子,一只手在垃圾里反复地掏选。尽管周君每天起早贪黑,但捡拾到的垃圾却非常少,这未免让周君有些沮丧。不久,善于观察的周君发现,镇上饭店集中的地方别人丢弃的啤酒瓶、矿泉水瓶比较多。于是,他每天一早就来到饭店旁守候,直到晚上很晚才回去。有时候,周君实在饿得不行了,就偷偷地捡食别人丢弃的盒饭。这样,每天能捡到30多个瓶。

在周君艰难的求学路上,有一件事一直让他难以释怀。那是在他上小学五年级暑假的一个傍晚,当时他正在家里做作业,隐隐约约听到奶奶与正在上高中的姑姑商量着什么。“闺女,妈对不住你们,但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家里没有能力再供你们上学了,你哥哥曾交代过要好好将周尊(方言发音)培养成人……”就这样,周君两个正在上高中而且成绩优异的姑姑辍学了。

张兰枝让自己的两个亲生女儿辍学,却竭力供孙子读书的事引起村里人的纷纷议论。每当此时,张兰枝总有着说不出的委屈和苦衷,她分明感觉到了生活的艰辛与无奈,有时候觉得连支撑下去的勇气也没了,甚至还有过轻生的念头。“孩子还小,我走了,谁来照顾他啊?”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张兰枝总是喃喃自语。然而,天地间,谁来回答一位善良奶奶如此执着的追问?

2000年9月,周君以优异的成绩考取沈丘县第一中学,从此开始了他艰难的高中生涯。

从进入沈丘县第一中学的那一天起,周君在心里就暗下决心:“要好好学习,以最优异的成绩来告慰亲人。”当天晚上,周君在日记本的扉页上郑重写下了12个大字:“弱肩担其重任,金榜告慰亲人。”

在接下来的学习生活中,周君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自己的诺言。由于买不起录音机,周君学习英语感觉有点吃力。为了提高自己的口语和听力,周君费尽了心事。当时,英语老师有个规定,就是谁最早到教室,谁就负责保管晨读时使用的录音机。所以,周君每天都是第一个到教室,最后一个走出教室的学生。这样,他就可以利用同学还未到教室的空档播放录音,练习口语和听力。高二,周君从普通班顺利地进入重点班。

高二暑假,为了筹集学费,周君不得不拼命地干活,每天走街串巷,方圆十几里地捡拾垃圾。而且规定自己每天必须捡满一担才回家。然而,生活的重压还是将这位坚强的孩子击垮了。一天黄昏,当周君吃力地挑着两担废品回家时,他突然觉得眼前一片眩目的黑,随即昏倒在路旁,捡拾的垃圾滚落了一地。路过的好心人将他送回了家。看着虚弱的孙子,爷爷奶奶抱头痛哭。

年级组长王庆喜老师了解到周君的情况后,将周君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王老师语重心长地开导周君,“你有着不平凡的经历,你必须走出一条不平凡的路,千万不要轻言放弃……”王老师的话给了周君莫大的触动和鼓舞。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3年8月,周君以高分考取综合性全国重点大学——新太阳城 - 在线。

收到我校化工学院那烫金的录取通知时,这个宁静的小村沸腾了。奶奶张兰枝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微笑,逢人便说:“我娃考上大学了!”

然而,周君却显得异常的平静,他不得不为5000多元的学杂费发愁:怎样才能凑齐学杂费?于是,一家人又从喜庆的氛围转入了到另一个尴尬的僵局。一想到学费,周君在床上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免试攻读博士,幸福中书写不悔的青春

2003年9月12日,带着东拼西凑的700多元,周君忧心忡忡地上路。

一路上,周君忐忑不安,他无心欣赏车窗外美丽的风景,也找不到就要开始大学生活的激动心情,因为他不清楚连学费、生活费一起仅带了700元的他,这所大学会不会将他拒之门外。

经过10多个小时的舟车劳累,周君风尘仆仆地来到新太阳城 - 在线,没有谁知道他是以怎样一种勇气迈进校门的。周君怯弱地来到报到点,化工学院学工办的老师以及迎新的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他。得知周君的情况后,化工学院学工办的老师通过学校的“绿色通道”为周君办理了缓交学费的手续。

进入大学后,周君的生活过得非常清苦。每个月的生活费都不超过180元。周君每天都是最晚去食堂的,早餐他吃两个馒头,中餐、晚餐买5毛钱饭,1份菜,每天的伙食不到5元。有时候饿得实在不行了,就到食堂里盛碗免费汤。

周君同寝室的同学段学志回忆说:“在我的记忆中,大学四年周君非常节俭,从来没买过新衣服、水果和零食。”

“天道酬勤”,周君深知其中的道理。周君制定了严格的作息时间,早上6:00起床,晚上11:00回寝室。

虽是孤儿,但与其他的孤儿相比,周君的心理是健康的,人格是健全的,他乐观,积极面对家庭的厄运和生活的苦难。周君总是认为,一个人要“常怀感恩之心,常怀感激之情。”尽管自己的生活十分清苦,但在帮助别人的时候他却毫不含糊,毫不吝啬。当别的同学有困难时,他总是班上第一个毫不犹豫伸出援助之手的学生。

2004年夏天的一个中午,周君正准备去教室自习,一张爱心募捐的海报让他放慢了脚步,他停了下来,当时,学校正在发起为文学与新闻学院一位身患重病的研究生募捐的倡议。周君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口袋里只有30元,两张10元的,两张5元的,这可是他5天的生活费。周君不假思索地将那两张10元的投进了募捐箱。周君想,自己饿几餐没问题,20元钱也许能给那位重病中的研究生一丁点帮助。

每次假期回到家中,周君都主动帮爷爷奶奶洗衣服,与奶奶一起下地干活。晚上,周君主动要求与奶奶睡在一张床,将奶奶的脚放在胸前,为的是给奶奶取暖。

有时,趁着奶奶不注意,周君依然干起了他的老行当,骑着自行车到村庄附近捡垃圾。为了不让奶奶发现,周君总是将捡回来的垃圾偷偷地与奶奶捡的放在一起。2005年大年三十那天,周君依然在外捡垃圾,当时,已经是万家灯火,爆竹声此起彼伏,奶奶找了好久才将他找到。看着吃力地背负一口袋垃圾的孙子,张兰枝潸然泪下:“没生在好人家,可苦了你了!”

2006年冬天,周君又以年级第一的成绩拿到了甲等奖学金,奖金2500元。他慷慨地拿出500元塞给了班上另一位贫困学生,同时,把剩下的钱悄悄地拿出一半邮寄给爷爷奶奶。

大学期间的班主任熊鹰老师这样评价周君:“在我10多年的从教生涯中,我接触过许多贫困学生,但从来没有哪位学生给我留下如此深的印象,他家庭贫困,却又如此自强,如此刻苦,如此坚韧,如此懂得感恩……”

无数个闪光的荣誉遮挡不住艰辛与苦难背后的幸福:四年来周君以每学期专业第一的成绩连续三次获得甲等奖学金,一次国家奖学金,一次性通过英语四六级、计算机二级,多次获得 “三好学生” 、“十佳奋发成才奖”等荣誉。2007年9月,周君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为中科院过程工程研究所研究生,师从工程院院士张懿。

在中科院,周君既要将繁重的学习课程学好,又要参与导师的科研,还得为自己的生计疲于奔波。所以,周君将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满满的。周君的大部分时间便花在了做实验和勤工俭学上,每天,周君累得像个陀螺,但他却做到了学习工作两不误。2008年,周君获得中科院过程工程研究所“三好学生”荣誉称号,并加入了中科院“绿色过程工程创新课题组”。

2008年12月26日,中科院博士生导师李会泉研究员将周君叫到了办公室。李会泉语重心长地说:“周君,你的专业成绩好,又有很强的科学钻研精神,比较适合做科研,我与系里其他导师都想推荐你免试攻读博士学位……” 在李会泉研究员的推荐下,目前,周君已经被列入推荐名单,他盼望已久的博士梦想已经走近了他。

目前,周君正在与导师张懿、李会泉等一起从事国家973子项目《离子液体电解氧化铝》的课题研究。

经历了无数苦难,周君在博客中写到:“多少人苦苦等待,饱尝泪水却依然热爱;多少年痴心不改,历经挫折却永不言败。我知道绿荫如海,从来都是英雄的舞台;理想之门,从来只为强者敞开……”

正如周君所言,苦难是笔财富,也是成就人生的最好法宝。家庭的苦难让周君学会了坚强,学会了感恩,学会了在逆境中倔强而执着地前行。

                                                         (《新太阳城 - 在线报》记者 蒋海文)

 

(来源:新太阳城 - 在线报)

关闭